舒梅切尔是曼联史上最成功的门将,他与儿子小舒梅切尔同为顶级门将,二人感情亲厚得令人羡慕。荣誉和成就背后,却暗藏一个他不愿提起的秘密——老舒梅切尔的父亲托力克(Tolek Schmeichel)。大家一直以为他是丹麦人,其实身上流着一半波兰人的血,父亲更是双重间谍。

  昔日看着舒梅切尔抱着卡斯柏庆祝捧杯的开心亲昵模样,难以想象这位曼联英雄与自己的父亲关系极度疏离。

  

  托力克的父亲为波兰士兵,二战期间身亡。当年托力克为了与丹麦妻子移居丹麦,被迫当上间谍,「他唯一离开的方法,就是与波兰情报机关合作。」

  丹麦媒体获转载自传部分内容,他父亲托里克的一生为最精彩其中一段:「他们送他到华沙上间谍课程,学习如何在外国环境进行情报工作。」舒梅切尔写道,「他们认为他预备好之后,给他一张联络名单,跟他说:『你可以去哥本哈根,但你要监视丹麦人。』」

  

  1961年托力克终于去到丹麦,可是他没有乖乖听命监视丹麦人,反而主动联络当地警方和情报组织告知他的情况。丹麦当局准许夫妇留在当地,条件是要他当上双重间谍,反监视波兰。两年后,舒梅切尔在邻近哥本哈根的Gladsaxe出生。

  或许双重间谍工作不易为,有可能是难以适应当地生活,托力克及后严重酗酒,1999年当舒梅切尔已离开曼联,转战葡萄牙体育,他背着父亲将母亲和妹妹收起来。他没有将地址告诉父亲,却阻止不了曾任特工的托力克有一晚到里斯本找上门来,「当我打开大门,我父亲站在屋檐下。」

  

  「我将电筒照向他面上,问他:『你想干什么?』。我父亲笑着回答:『我的家庭,我的家庭。』」舒梅切尔不为所动,「我提高声音,你到底想怎样?我们不欢迎你。没有人想在这里见到你。回家去,回家去。』」

  「最后我在他面前大力关上门,我的妹妹就在走廊,母亲正在厨房。」他直言,「我怕得要死,内心被愤怒和悲惨所伤,那是我一生中所做过最差劲的一件事。」

  

  舒梅切尔的狠心,令他难受至今,正因如此,托力克才会在第二条日飞回丹麦,并立即接受戒酒治疗,自此终生没有再没有饮过一滴酒。「每当想起他那晚站在我家门前,至今我仍怕得颤抖,不过我像那次或许拯救了他的性命。」他续称,「爸爸多活了20年,20个好年。即使最后他过得并不好,他活至接近86岁,最后一段日子他是快乐的。」

  本文及配图均由企鹅号提供,不代表平台观点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

.article-bottom .btn-icon:hover{background-color: #FF6861;border: 1px solid #FF6861;}
权利保护声明页/Notice to Right Holders
我要反馈

@media screen and (min-width:1480px) {.tab-related-wrap .tab_related_app_imglink {background-color:#fff;
background-image:url(“//n.sinaimg.cn/finance/500/w200h300/20200714/9166-iwhseiu3078640.png”);
background-image:-webkit-image-set(url(“//n.sinaimg.cn/finance/500/w200h300/20200714/9166-iwhseiu3078640.png”) 1x, url(“//n.sinaimg.cn/finance/200/w400h600/20200714/cf00-iwhseiu3078766.png”) 2x);background-repeat:no-repeat;background-position:0 0;background-size:100% 100%;width:200px;height:300px;display:block;overflow:hidden;line-height:1000px;font-size:0;margin-top:10px;padding:0}
}
@media screen and (min-width:768px) and (max-width:1480px) {.tab-related-wrap .tab_related_app_imglink {font-size:16px;color:#323953!important;line-height:56px;background:0 0;min-width:205px;height:56px;margin:0 0 0 20px;display:block}
}